2024ETHOSConversation-WebsliderBSS
2CredoWS_19Feb2024_ThinkingTheologicallyaboutTheologicalEducation
2FeatureWS_5Feb2024_ReflectionsontheReformation
2PulseWS_5Feb2024_ChristianSecularism
2CredoWS_5Feb2024_Hymningourspiritualheritage
ETHOS2023EngagementWhatIsManBSS1360x380px
2PulseWS_19Feb2024_ResponsibleAI
ETHOSBannerChinese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2023年4月24日

《政府、社会与教会》

 

使徒保罗在写给罗马基督徒的书信中指示他的读者应顺服当权者。“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罗13:1)

这话已经成为基督教理解国家或公民政府的基础。这可以说是圣经中的经典讨论基础,用于反思教会与国家之间,以及宗教与政治之间的关系。

保罗的这段经文大致描绘了国家或政府的具体角色。本质上,这关乎维护正义、保护其管治的人民免受人身伤害和其他损失,以及维持公共秩序。

乍看之下,国家的责任范围似乎相当广泛。然而,基督教的观点实际上为政府可指染的范围,在许多方面显著地划上了界线。

因此,神学家们将国家的角色视为附属、隶属的。在维护公共秩序方面,政府向非政府机构、部门和相关的权力领域提供必要的支持,并给予它们必要的自由,以发挥其特定的角色。

正如罗拔·佐治(Robert George)所说:“在政府层面上,尊重个人自由和非政府的权力领域之自主权乃是政治道德的要求。政府决不能试图统管人民的生活,也不得篡夺家庭、宗教团体和其他塑造品格和文化的权威团体的角色和责任。

新加尔文主义神学家、荷兰前首相(1901-1905)亚伯拉罕·基波尔(Abraham Kuyper)在他著名的加尔文主义讲座中,区分了国家(或政府)和社会及其各自的主权。

根据基波尔的说法,国家和社会至少在三方面有所显著的不同。首先,国家属单一领域(single sphere),与社会是不同的; 后者是由小领域,例如家庭,商业,科学,艺术等等结集而成的。

其次,国家的联合乃“机械性”(mechanical),社会的联合是“有机性”(organic) 和“自发的”(spontaneous) —基波尔甚至从创造的秩序本身开始论证这点。

第三,根据基波尔的说法,上帝将主权分别授予每个社会领域之中,亦因此各社会生活的范围内也是有主权的。

基波尔与许多现代神学家异口同声-包括来自罗马天主教和复原教传统的,他大体上倡议“有限政府”(limited government)的概念。他写道:政府“永远不应该成为八爪鱼”,但必定要常常“尊重和维护每一种生命在其神圣的自治中独立成长”。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国家在这些社会领域上没有扮演任何角色。作为公共秩序的维护者,如果社会中不同社群之间发生争端,国家可以而且必须担当裁决者的角色。

基波尔写道:“每当不同领域发生冲突时,国家就是促使双方互相尊重各自的界线。” 此外,国家还应该保护在“这些领域中的个体和弱势者,以防一些人滥用其权力。”

这观点对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国家(政府)和社会领域之一的教会(或任何信仰团体)之间的关系有着重要的意义。

根据这种观点,政府必须容许教会对其领域行使主权。换然之,国家应该让教会成为教会。这是上个世纪和我们这世代里显著的神学立场; 这些神学声音来自巴特(Karl Barth)、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尤达(John Howard Yoder) 和候活士(Stanley Hauerwas)。

因此,我们必须澄清教会作为被赎的群体之本质,及其在社会和相对于国家而扮演的角色。

教会是神被呼召的子民、因信耶稣基督而与神和好的群体。她的使命是宣扬福音,即神的救恩可在道成肉身的儿子、耶稣基督身上找到。这意味着教会的使命本质上是属灵的,尽管它亦有深远的政治和社会的衍生影响。

正如卡尔·亨利(Carl Henry) 所解释:“教会在世上的使命是属灵的。因此,它对政治秩序的影响必须间接的理解为属灵关注的副产品。”

然而,非常重要的是,我们不要将这取向误解为倡议二元化(dualism)或切割化(compartmentalisation)而最终导致宗教私有化(privatisation of religion)。亨利和其他人所强调的是教会的首要和次要关注之间的区别,而这是基于它所属的社群类型。

因此,虽然亨利绝对清楚“传道和门徒训练构成教会在世界上的首要责任”,但他同样清楚教会的政治和社会责任。

亨利认为,教会必须鼓励信徒履行政治职责,此乃属灵的责任,并呼吁管治者,甚至是异教徒管治者,维持秩序和正义,批判那些违反、误用或拒绝执法的人。

但在此必须再次指出,教会如此行因她乃是教会 ── 一个体现了上帝的正义和爱的先知性群体。教会并不试图成为她所不是的-即国家; 她也不寻求行使实际上是属于国家而非教会的权力。

亨利因此补充说,尽管教会必须对社会福祉和共善(common good)有着热切的的关注,但她绝不能直接参与享利所称的实务政治(practical politics)。她也不该“利用政府的机制,将她的神学承诺合法地强加给整个社会”。因此,亨利劝阻教会不要参与任何”促进基督教立法和基督教国家的对抗的行动主义(confrontational activism)”。

教会虽然对自己的领域拥有主权,但在她尝试施加影响力时,乃因她是社会的一份子,而非政党; 她是道成肉身的主之谦卑见证人,而祂总是在激励中以爱心说诚实话。

在忠于她所属的社群中和完成上帝赋予她的使命时,教会也必须承认上帝所建立的国家或政府的权威。她必须尊重它,并给予它所需的自由,以履行上帝赋予其作为正义和公共和平的维护者之角色。

 

原文:Government, Society and the Church, Dr Roland Chia, Ethos Institute Credo, 2020年2月3日 (English)
翻译:陈紫君
审阅:陈礼裕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