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ETHOSConversation-WebsliderBSS
2CredoWS_19Feb2024_ThinkingTheologicallyaboutTheologicalEducation
2FeatureWS_5Feb2024_ReflectionsontheReformation
2PulseWS_5Feb2024_ChristianSecularism
2CredoWS_5Feb2024_Hymningourspiritualheritage
ETHOS2023EngagementWhatIsManBSS1360x380px
2PulseWS_19Feb2024_ResponsibleAI
ETHOSBannerChinese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2023年6月12日

《公式化的基督教》

 

使徒行传19章一起有趣的事件

徒19:11-20记述了第一世纪时发生于以弗所城里的一起相当有趣的事件。因着神的恩典,使徒保罗在这个地方的事工大显能力,包括了不少奇妙的神迹奇事。

这番能力的展示给当时周游以弗所的一些赶鬼的犹太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冀望在他们自己的事工里头利用这相同的能力源头。于是,他们试着模仿保罗的做法,“奉保罗所传的耶稣的名”(v.13),赶出邪灵。

有一次,这样的做法却带来极大的反效果。士基瓦的七个儿子想要驱赶的邪灵聪明地识穿了这些赶鬼的人不过是冰冷而机械式地使用耶稣和保罗的名字。邪灵给予那七个赶鬼的人的回答着实令人叫绝:“耶稣我认识,保罗我也知道;你们却是谁呢?”结果,士基瓦的这七个儿子被那邪灵附身的人严重袭击,以致赤身露体地带伤逃离那房子(v.15-16)。

这些犹太人的驱邪者对待基督教信仰的方式,到底错在哪里?他们纯粹地把基督教信仰视为牟取他们所要的——事工上的能力——的一种途径。他们认为汲取这能力的做法,就是照本宣科,抄袭保罗的做法就是了。

这些驱邪者的认识,就是一个巫师术士对基督教信仰的认识。第一世纪时代的巫师术士企图藉着学习正确的仪式,如念诵正确的词句和使用正确的器物,来操控各类超自然的力量。一旦学会这些仪式,这些巫师术士就可以把它当作一种公式般的反复应用,而那些超自然的力量则势必按着预期的方式作出反应。在徒19章里头,我们看到就算是那些已经成为基督徒的,也无法不受巫术无所不在的影响。当有关士基瓦七个儿子的遭遇传开后,那些仍然行巫术的基督徒承认他们的过错,并把书烧掉。被烧毁的书卷价值,有“五万块银子”(v.19),按今天的换算,就是好几百万元。由此可见,单单在一个城市里,就有多少基督徒试着把行巫术与他们的基督教信仰相混合。

巫师的视角今天依然存在

我们今天又如何?仔细观察新加坡的基督教界,就会发现其实变化不大,巫师心态的基督教仍然遍存于我们之中。

今天,许多基督徒想向神索要许多东西——可能是健康,可能是学习和事业上的成功,或是一个夙愿的得偿。而就像当年的巫师术士,我们试着操控神,让祂给我们这些东西。

唯一的不同就是,我们诱使神采取行动的并不是那些外邦人的诵经或仪式,而是“教会”活动。比如,我们或许会把多点金钱投入奉献袋,或者花更多时间祷告(有时候使用一些我们觉得带有神奇力量的词语或句子),又或许整个星期循规蹈矩的,就希望神能留意到我们的贡献,成全我们的心愿。

事实上,有一些基督教的牧师传道相当鼓励这种心态,教导说神应许大大赏赐我们对祂的忠心(就我们的金钱奉献和正直生活而言),报以健康、财富及各种世人认为的成功记号。其结果就是将基督教信仰简化为一系列的公式:如果我们这么做,神就不得不那么做,而我们就可以确保有求必应。

为什么将基督教信仰简化为一串公式的趋势会如此持久不衰,从第一世纪一直延续到我们的世代?其中一个原因是,在生命看似毫无头绪的动荡起伏中,公式给予我们一种我们亟需的掌控感。它们向我们保证,我们仍然保有掌控权,因为我们可以肯定只要我们有某种行为,生命就会以某种形式出现。它们给予我们安慰,告诉我们说我们有成功的“内行门道”,是由完全掌控万有的那一位向我们保证的。

自我成全的福音 vs. 基督教的福音

然而,在进一步的反思后,我们却会发现这样的安慰乃是建立于很明显非基督教的基础上。这是一种得自自我成全的的慰藉,而自我成全的“福音”(或好消息)与基督教的福音是截然不同的。前者高高举起自我,使神退居其次——作为我们所寻求的自我实现的一种手段。

同时,神扮演这次角扮演得十分出色:祂就像自动贩卖机那样,即容易控制又在预料之中。我们只需要做那些规定的“东西”,想要的祝福必然就会分发下来。这个自我成全的福音最终是巫师术士的梦想成真——我们终于找到了操控那至高神本身(结果却发现祂原来也不是那么了不起)的途径了。

真正的基督教福音所展现的却是全然相反的意象:我们向我们的自我中心的本性死去,然后与基督一同复活,进入一个以神为中心的新生命。这不再是关于我们自己——不是我们个人的自我成全或自我实现。相反的,这乃是关于成全神的旨意,而我们因着神给予我们参与成全这旨意的殊荣,欣然地接受作为器皿的边缘位置。

吊诡的是,唯有这样,当我们真的向着自己死去且为神而活,我们才能找到真正的自我成全。那是真正的自我成全,因为我们真正地成就了我们被造的目的——即敬拜神。只有在这种自我成全中,我们才能寻见真实而持久的喜乐与平安。耶稣不就教导说,唯有那舍去他的生命的才真正地得着生命吗(太16:25)?

今天,新加坡教会最迫切需要的,是重寻与神正确的关系——一个是祂,而非我们,处于中心的关系。我们许多人欢喜地戴上“基督徒”的标签,满怀热情地进行许多规定的基督徒活动,但是深心底里,我们很可能是带着巫师术士的动机进行这一切活动的。

我们急切需要重寻对神的敬畏。换言之,我们需要类似于第一世纪的以弗所教会所体验的经历。在徒19章这段叙事的结尾处,我们看到那城的人在知晓发生在士基瓦七个儿子身上的事情后,都“惧怕”,而结果就是大家都“尊主耶稣的名为大”(v.17),并因着企图结合巫术与基督教而悔改。靠着神的恩典,但愿为着我们公式化的基督教信仰而发出的悔改也能遍扫我们的家园。

 

原文:Formulaic Christianity, Dr Leow Theng Huat, Ethos Institute Credo, 2017年5月15日 (English)
翻译:杨虹
审阅:陈礼裕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