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FeatureWS_6May2024_MemoryRelationshipandRemembrance
5PulseWS_20May2024_ConsciousAI
5CredoWS_20May2024_OnPrometheanShameandtheGiftofCreatureliness
5PulseWS_6May2024_DignitasInfinita
5CredoWS_6May2024_CalledtoHealthWealthandSuccess
ETHOSBannerChinese
ETHOS2023EngagementWhatIsManBSS1360x380px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2024年6月5日

《基督徒与国家》

保罗在写给罗马基督徒的信中,曾小心地教导他的读者基督徒们应该如何看待国家的权柄,他写道:“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 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罗13:1)。

“所以” 使徒保罗补充说,“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罗13:2)。

从上下文可以清楚地看出,这条命令是针对每一位基督徒的。 正如新约圣经学者克兰菲尔德(C.E.B. Cranfi eld)解释的那样:“在其上下文中,’每个人’是’每个(在罗马)的基督徒’──这里强调的是“每个人”。任何基督徒都不能假想自己可以免于这里所指的义务。”[1]

这段经文是新约中关于世俗统治权威性质的教导的经典之作,是基督教国家神学的基础。

根据保罗的说法,国家是由上帝设立的,具有特定的功能,即赏善罚恶(罗 13:3-4)。 这导致 16 世纪的教权改革家,如马丁路德和约翰加尔文,根据人的原罪堕落来发展他们对国家的理解。

改革家们认为,国家的存在标志着原罪这事实。 换句话说,正是因为人类是罪人——堕落和有罪的活物——社会需要以国家这种型式来维持某种文明和秩序的轮廓。

正是基于宗教改革家对国家的这套基本见解,神学家埃米尔•布伦纳 (Emil Brunner) 这样写道:

……基督徒无论愿意与否都承认的存在,是作为上帝的礼物,作为神圣有益的纪律方法,她“继承”了国家的和平与权威,使自己适应国家并接受她既是一种纪律 行为,也是一种忏悔行为。 [2]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国家本身在某种程度上免于原罪或其负面影响。

神学家赫尔穆特•蒂利克 (Helmut Thielicke) 澄清:“国家在抑制邪恶时,并不是针对罪恶本身——她在罪恶的代表中占有一席位——而只是在对抗过度的自私。她抵制 不利于秩序的自私。”[3]

因此国家,就像其他受造物一样,已经堕落了。 上帝使她存在并赋予她特定的角色,但并不意味着它具有某种内在品质可以让她克服了堕落的状况。 相反的,她标志着从上帝而来、不配得的恩典。

国家是堕落的、有罪的和不完美的事实,意味着罗马书 13 章永远不能被解读为基督徒毫无疑问地对国家服从的命令。 因为罗马书 13 章的 “正义”可能会变成启示录 13 章的 “恶兽”。

当国家通过要求崇拜恺撒来亵渎上帝,以及当她与上帝的子民开战时,她就会变得如恶兽般。 历史确实有许多例子:反上帝的国家,滥用上帝赋予她们的权力。

因此,基督徒对国家的服从永不可能是绝对的——必须是有条件的和有限制的服从。 这一点在奥格斯堡信条(Augsburg Confession)中清楚地表达出来:

因此,基督徒必须服从他们的长官和法律,除非他们被命令作任何罪恶;因为那时他们必须宁愿服从上帝而不是服从人(徒 5:29)[强调]。 [4]

克兰菲尔德同样地指出,保罗在罗马书13 章1 节中的命令必须有例外,他写道:“保罗禁止不加批判地服从政府当局可能决定发出的任何命令……”基督徒被要求服从 政府当局时,“只要这样的服从与上帝的律法不冲突” 便可。 [5]

基督徒只有在不要求他们违背上帝的情况下才能服从民事权威。 因此,如果国家命令上帝所禁止的行为,或者禁止上帝所命令的行为,那么基督徒就不再有义务服从国家。

在向恺撒纳税的著名故事(可 12 : 13-17 )的结尾,耶稣对法利赛人说了这句非凡的话:“恺撒的物当归给恺撒,神的物当归给神”。

耶稣的命令显然鼓励基督徒忠于国家,但同时也限制了这种忠诚。 简而言之,基督徒可以把属于恺撒的东西给恺撒,但他绝不能把属于上帝的东西给恺撒!

因此,该命令拒绝任何将国家或任何世俗权力和权威绝对化的企图。 因为这样做就是将国家视为神圣的——就是允许它篡夺上帝的地位。

换句话说,这样做就是犯了拜偶像、离经叛道的罪了。

参考:

[1] C.E.B. Cranfield, Romans: A Shorter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Michigan: Eerdmans, 1985), 320.

[2] Emil Brunner, Divine Imperative: A Study in Christian Ethics (Louisville, KY: Westminster Press, 1947), 446.

[3] Helmut Thielicke, Theological Ethics. Volume II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69), 252.

[4] Quoted in Philip Schaff, The Creeds of Christendom (Grand Rapids, Michigan: Eerdmans, 1966), Vol III, 16, 17.

[5] Cranfield, Romans, 321.

 

原文:Christians and the State, Dr Roland Chia, Ethos Institute Credo, 2023年6月5日 (English)
翻译:陈紫君
审阅:陈礼裕博士